来两当云屏山看雪
2020-12-10 17:15:29 来源: 甘肃日报
图集






云屏三峡雪景组图

云屏三峡雪景 摄影:杨晓

  冬如约而至。两当县城的初雪刚刚飘来,雪片接到手心,便融化了,不等落到地上,全成了水。地面一点点湿润起来,干燥的空气里传来清爽的气息。虽已是冬深处,然扑面而来的雪,却带着“恻恻轻寒翦翦风”的触觉,全国百佳深呼吸小城的味道涌入感官,一种旷达、静穆和清朗的质感,将雪天的两当描摹得形神兼备。

  终于完成了多年的夙愿,和朋友相约一起去云屏看雪。

  由两当县城南行约20公里,一处幽深僻静的深山峡谷便闯入视线。冬日的云屏三峡似一座冰雕玉琢的水晶宫,碧潭变银盘,溪流成素绢,冰清玉洁、妙不可言。云屏历史上是一条由关中及广大西北内地入川的蜀道之一,历史上此地曾置“黑水县”,有诗赞曰:“黑水城,四道门,通巴蜀,噤秦陇”。其中大阳山是西汉水与嘉陵江的分水岭,从火地村起至广金方向的大阳山顷,依次经过 “土地峡”“观音峡”“西沟峡”,人称“云屏三峡”,国家AAAA级景区。

  薄雪路面打滑,一路缓慢行驶。雪片越来越大,雪花弥漫在天地之间,树梢、房顶和田地上,均匀地覆上一层白色。不多时,地面积雪厚起来,轮胎着力变得稳了。雪花轻盈地飞身扑进车窗,孩子们兴奋得伸手去抓,迫不及待想要早点到达云屏。

  过了站儿巷镇,沿途经过白墙红瓦的新农村。炊烟从白雪覆盖的屋顶袅袅升起,遥遥听见几声狗吠,闻到农家飘出的肉香,看见屋前落雪满顶的小轿车,又见居家的村民或者衣着鲜艳的游客正在举起手机拍雪景,突然有一种让人不知身处何地的迷茫,这里究竟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还是美丽新农村的温暖家园?

  进入云屏山门,骆驼巷苍白的山头伏身山涧湖泊,仿佛一只停泊在绿野的骆驼,任四围洁白的雪漠勾起过往的回忆。峡谷越来越窄,两岸的石峰似乎更加峭拔。身披白雪的苍松翠柏笔直地站满左右坡面,即使叶片干枯也不凋落的青冈树间杂着,每一片枯叶兴奋地伸开手臂,捧满了晶莹无瑕的雪花。峰回路转,天地之间一片肃穆,唯有潺潺水声为白雪做伴。小桥、溪涧、乳瀑,在结冰前的最后时刻,欢唱着与雪共舞。

  可是雪越来越大,山路行走会越来越困难。正在我们担心的时候,雪渐渐停了,一位有经验的朋友告诉我们,山里下雪总会时断时续,一般大雪会在夜晚来临。

  经过甘肃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两当号子”的发源地店子村时,也许是大雪带来的运气,十来位农民歌手正好彩排村上的迎春会演。男男女女有独唱的,有对唱的,“咦、哟、哎、呵……”的曲调高亢粗犷,犹如咆哮的江河,飒爽的林涛,歌者舞之,听者蹈之,原始遗风,穿透人心。兴许是皑皑白雪的到来,让人们变得兴奋而放松,雪花就像亲和剂,让这些号子歌手把生活中的嬉笑怒骂、调侃逗哏不拘一格融入唱和中,诙谐幽默,朴实生动。车沿着山路行远了,依稀还看到店子村广场上,身着演出服装的歌手们,点缀着银装素裹的村庄,歌唱着脱贫奔小康的新生活。

  依次穿过白雪覆盖的土地峡、观音峡,走出一线天、古栈道,我们一行来到了云屏镇政府所在地街道村。站在街边,望着对面大山环弯中的棉老村和皮良村,明亮的灯光从家家户户的新居中透出来,在漫山白雪的世界里,那些灯光仿佛是一些天上下来的玲珑的精灵,正在人世间静享平安祥和。

  “入冬了,下雪了,我们山里人的腊肉炖野菜就上桌了,这样的雪天,正适合喝点自酿的云屏清酒呢!”店家热情地招呼着,我们入乡随俗,夜宿农家,对雪畅饮。睡在氧吧,彻夜长眠,在小鸟的欢唱下才缓缓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大早了。推窗望去,眼前冰雪童话般的世界让人沉醉。清晨虽然寒冷,却阳光普照,一缕缕阳光应天泄下,照射的整个景区充满生机。不经意一抬头,窗外影影绰绰的双乳峰高耸入云,山头白雪映照,真有“窗含西岭千秋雪”的真味。

  缓步走出农家,沿着木栈道散步,整个景区透着安逸,饱满的雪粒裹在树枝上,树枝好像长出了一颗颗白色的珍珠。晶莹剔透,漂亮极了。地上的雪厚厚的,又松又软,踩上去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好像正在演奏一首欢乐的歌曲。穿行在玉树琼枝下,置身在晨曦的意境中,享受清爽的空气,聆听大自然清雅之声,感受这久违的惬意。

  一路前行去黄疙瘩景区,从街道村出发,径直上山,雪地上行走虽然吃力,但也多了无穷的乐趣。看着孩子们打雪仗,也忍不住伸手从枝头捋下雪,放到舌尖尝一尝,没有一点污染的大山,雪中只有丝丝冰凉和微甜,这种感觉一下子就打开了童年的记忆。

  沿庙湾往上走,半个小时左右,坡地里,枝头上,出现了连片的红色,我们得知是火棘灌丛。深秋时节,成熟的火棘果经历了风霜的洗礼,愈加的红,它们黄豆大小的果实缀满枝头,你挨我挤,头顶着白雪,站在雪地上争奇斗艳,一点不逊色于春花秋叶。

  雪刺得人睁不开眼,白茫茫一片,海拔近两千米、偌大的黄疙瘩高山草甸完全沉浸在雪的世界。不见了落雪时的迷蒙,天空一片湛蓝;不见了草坪,只有雪做的毯;不见了山荆子树,只有冰雪的轮廓和风的影子;不见了苍松翠柏,只有雪凇的即兴雕刻作品。而美丽的小木屋依旧在,她顶着雪的帐篷,脚下延伸着栈道,翘首等待远方的归人……

  看着孩子们滑雪,我们也跃跃欲试。即使山上寒冷,但依然不能阻挡我们的火热激情。

  下山的途中,两处观景台已经陆陆续续有游客到来,赏景、赞叹、拍照,每一位亲历雪景的人都恨不得将云屏的雪一股脑儿打包带走,久久不愿离去。

  车窗外,淡云和积雪渐行渐远,在这片如同被天使吻过的大地上,无处不透着超凡脱俗的美,无处不透着美好的向往,更有的是一种希望,一种平安……这里没有纷杂,没有争执,只有山谷的静谧,只有心情的恬静……(雷爱红)

责任编辑: 张静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631126844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