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陈学谦走出自己的笔墨之路
2018年05月17日 12:05:32
来源: 兰州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禅墨

  涟漪

  朗夜

  萧瑟

  氤氲

  秋早

  缱绻

  山居

  斑斓

  涧鸣

  ■人物简介

  陈学谦,1962年生于兰州,1979年考入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潜心研习绘画理论、传承及流派,熟谙绘画基础。1983年毕业后至今,从事美术教育工作35载,先攻油画,后因心慕中国画之意蕴哲思,转学国画,醉心痴迷于国画大师黄宾虹的艺术风格,意摹笔追,渐悟宾虹绘画之真谛真趣,并从黄秋园、陈子庄绘画中汲取精华,兼收并蓄,师古而不泥古,自成一格。他的作品既有黄宾虹的浑厚华滋,又不乏传统国画的精神格调。其理想化、精神化的山水田园使观者味之深邃饱满,感之新意簇生。

  陈学谦名如其人,言谈举止中透着谦虚和真诚。其自幼喜爱绘画,涂鸦中现栩栩景色人物,令师长学友讶喜不已。父母便顺其天性志趣,寻访名师,得以师从李宝峰、肖常琪,画艺渐长。

  大学毕业后,陈学谦一直在中学当美术老师,辛勤耕耘35年。对于美术教育,独具心得。他说:“我所酷爱的绘画世界与教孩子的美术知识是不一样的,我认为美术教育是对孩子审美意识的培养,而不是简单的画得像不像,好不好看。造型能力才是学美术的基本功力”。陈学谦坦言:“我国创造型人才最为缺失,这与提前开发孩子的潜力有很大关系,我不建议提前透支孩子的潜力。在孩童时期,培养孩子的兴趣是最重要的,真正的教育是引导延长孩子的创造能力,不是用成人的思维固化了孩子们的思维,而是要培养孩子们有一双善于发现身边美的眼睛。我觉得美术很像基础学科中的数学,只要把数学学好了,就为物理、化学等学科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美术可以称之为一种基础审美教育,对一个人综合素质提升有很大的作用,同时对提高音乐、摄影、文学的鉴赏能力紧密相关,并相互促进,这种影响是润物细无声的”。

  他接着说,“国画蕴含了极高的审美意识,所以我很提倡学生们多欣赏、临摹国画。国画在形象塑造和表现手法上,无不体现了我国传统的哲学观念和审美观。在细节上,国画要求在对客观事物的认识过程中,采取以大观小、小中见大的方法,并在实践中去观察和认识客观事物,甚至可以直接参与到事物中去,而不是做局外观,或局限在某个固定点上。它渗透着人们的社会意识,从而使绘画具有“千载寂寥,披图可鉴”的认识作用,又起到“恶以诫世,善以示后”的教育作用,浑然天成地体现了中国人“天人合一”的观念。国画在创作上重视构思,讲求意在笔先和形象思维,注重艺术形象的主客观统一,造型上不拘于表面的肖似,而讲求“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和“不似之似”。所以我在教学过程中,很注重让学生从技法、心境和意识形态等多方面去理解中国的传统绘画”。

  说到自己的绘画,陈学谦说:“我从小系统地学习了素描和色彩,到了1978年恢复高考后,我考到了西北师大美术系,那一年没有国画班,于是我就学了油画。虽然没有如愿以偿地学习国画,但是艺术之美皆有相通之处,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国画,不仅是线条、造型、透视、色彩不同,更重要的是国画更容易寄托人的理想,表达人内心深处的东西,充满了哲理和诗意”。

  在做了美术教育多年之后,由于放不下对国画的初衷,陈学谦还是选择重新在国画上继续探索。他深深认识到国画体现了中国人的性格和审美方式,是含蓄、朦胧的个性语言,里面所包涵的儒、释、道等中国传统思想的意味,在创作的过程中会得到很高的精神享受,它保留了人的精神层面的追求。十多年前陈学谦再次深入研习国画、书法。因为有牢固的美术基础,他在国画,尤其是山水画方面的进步突飞猛进。在绘画中他求画法于书法,用书法于画法。在用笔、用墨中强调黄宾虹提出的“五笔七墨法”,从而在他的作品中,浸透着别样的气韵。谈到近年来对于国画的感悟,他说:“我对国画山水情有独钟,因为气韵生动而富有禅意,也能修炼我的心性。国画在透视上不拘于焦点透视,而是采用多点或散点透视法,以上下或左右、前后移动的方式,观物取景,经营构图,具有极大的自由度和灵活性。同时在一幅画的构图中注重虚实对比,讲求“疏可走马”、“密不透风”,要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国画以其特有的笔墨技巧作为状物及传情达意的表现手段,以点、线、面的形式描绘对象的形貌、骨法、质地、明暗及情态神韵。这里的笔墨既是状物、传情的技巧,又是对象的载体,同时本身又是有意味的形式,其痕迹体现了中国书法的意趣,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国画中的文人画,在创作中强调书画同源,注重画家本人的人品及素养。在作画过程中讲求诗、书、画、印的有机结合,并且通过在画面上题写诗文跋语,表达画家对社会、人生及艺术的认识,即起到了深化主题的作用,又是画面的有机组成部分。”

  陈学谦痴迷于黄宾虹的作品,常常拿着放大镜一看就是一天,细细品味其中的精妙。按陈学谦的话来说,“宾虹先生的绘画风格能抓得住人,精于用笔,娴于施墨,他的山水作品中能够表现出‘黑墨团中天地宽’,就因为黄宾虹善于处理画面,使实中有虚,虚中有实”。潘天寿曾说过:“如画郁郁葱葱的山头,宜用墨破色,反之,葱葱有余,郁郁就不足;又如画松,画山阴夹谷间的松,松针添色,宜用色破墨;画山顶或大路间受阳光普照的松,宜用墨破色”。而黄宾虹将墨破色与色破墨混合运用,很难分出哪是墨破色,哪是色破墨,整个画面浑然一体,似无法则。但是,只要细细体味它,就可以体会出它是“入乎规矩而出乎规矩”,是一种“法无定法”。

  对今天画山水画的画家来说,可以临摹和借鉴的大师不计其数,可是想要在这么多画风中有所突破,画出自己的特色就会显得格外艰难。谈起自己如何在专业上有所突破,陈学谦说:“今天的社会,人们对事物的理解日新月异,思想的演变,审美观和眼光的变化,在继承传统笔墨的基础之上,如何去发挥自己的表现能力,这个笔墨语言的探索不是谁都能达到自己和别人都认可的程度。我也经常参加各种画展,总体感觉是第一眼很能抓住眼球,但是细看却索然无味,不会多做停留,这不得不说是一件憾事。毕竟时代背景的不同,古人那种隐逸宁静的画风在今天看来是很难超越了。而我能做到的就是在沿袭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体悟和感受,走出自己的笔墨之路”。(兰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华静)

( 编辑:张静)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631122847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