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寄情翰墨天地宽——黄藩先生其人其书
2017年05月03日 10:24:42
来源: 甘肃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人物】寄情翰墨天地宽——黄藩先生其人其书

  条幅

  条幅

  中堂

  横幅

  艺术名片

  黄长福,笔名黄藩,号羲皇故里人,1941年生于甘肃。青海省书协会员,青海省老干部书协副秘书长,甘肃省老年书协会员,兰州市老年书协会员。曾为甘肃人民出版社题写书名30多部,书法作品曾多次入展全国书画大展,入编鉴赏、选集、集锦等专业书籍及《中国现当代书画篆刻艺术名人录》,曾多次获全国书画大赛奖项。

  上世纪90年代初,甘肃教育学院中文系的王人恩先生先后出版了三部著作,分别为《中国古代祭文精华》《中国古代家训精华》和《中国古代家书精华》,读其精深内容的同时,著作封面的书名题字引起了众多喜欢书法读者的关注,其书法规范美观、典雅隽秀,有对传统笔法和字法的继承,显现出作者的传统功底、文气氤氲,表达出作者自身的人文素养和审美追求。题写书名的正是甘肃籍青海书家黄藩先生。今年春节前,黄藩先生又出了一本他自己书写的书法台历,楷、行、草皆有。楷书端庄工稳,笔力透纸;行书流畅自然,捭阖自如;草书纵横恣肆,气势磅礴。不论何体,都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黄藩先生出生于甘肃甘谷县。甘谷以文风醇厚、崇文尚武享誉陇上,文人墨客,代不乏人,尤其于书法一途,从甘谷汉简的遗韵到当今甘谷书法的繁荣,无不彰显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对书法的热爱与追随,黄藩先生就是在这种文化的滋养下成长起来的一位坚守传统的书家。

  前些年,随着书法实用功能的逐步弱化,新世纪以来,受西方文艺理论的影响,书法的艺术性发展成为当今多数书法研习者的探索目标,前卫者更是欲打破汉字书写这一书法艺术赖以生存的底线,将书法线条化、图像化,追求意象,以丑为美,以怪为美,以狂为美。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弘扬传统文化的重视和主张继承的专家学者的呼吁,对书法传统的继承也越来越受到专业人士的青睐。当代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启功先生就曾讲过:“现在书法上流派很多,有的偏重于点画奇特,有的偏重于结构的安排与前人不同,有的在章法上参差交叉。可不管怎么写,总有个条件,写出来的是‘字’,比如写个‘人’字。文字作为语言的符号,有它的基本条件,无论怎样变化,它也得受文字作为符号基本功的限制。比如狂草,到怀素,不管曲折到什么分上,‘狂’到什么分上,还是能给他做出释文来。既能做得出释文,就证明还没脱离文字本身……书法脱离文字,就好比没有鸡肉的鸡汤,提炼味精,化学上可以这么办,可艺术上能不能这么办呢?”我们常讲境界决定意识,眼界决定审美,追求代表取向,审美决定高度。观黄藩先生的书作,可谓路子正、线路明,严守书法之法,而不显呆板僵硬,出自古法而融入自身学养。

  黄藩先生自幼就对书法有着浓厚的兴趣,自小学阶段起就寄情翰墨,勤奋耕耘,近80年的躬耕生涯,工作岗位变换过好多次,唯独没变的就是对书法的坚持。书法作品多次在全国书法专业展览中获奖、入展,曾为30余部出版物题写书名,在各类报纸杂志上发表作品10余幅。

  对书法艺术的研习离不开对经典法帖的临摹,黄藩先生青年时期对欧阳询楷书的深入学习奠定了他书法纯雅规范的结构基础。欧阳询楷书《九成宫醴泉铭》被誉为“书法的结构大师”,书法研习者多以此碑为入门法帖,但没有对欧楷的深入研习和感悟,习欧者易走入死板生硬之俗套。黄藩先生以自己的学养入其帖而取其精华,顺势而上而探其源,中年时期又沉浸于“二王”行草书,《兰亭序》《集王字圣教序》《“二王”手札》等经典法帖是其经常研习的对象。取法晋人,是行草书研习的正途,观先生之作,有明显的唐法晋韵,唐人的法度,使书法有“法”,晋人的韵致,使书法生“情”。清人刘熙载云:“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每个人的书法作品表达的是自己的综合修养,黄藩先生端庄、美观、雅致、含蓄的书作,是其身正德高、儒雅亲和之人品的高度体现。近年来,他对于右任草书多有研习。于右任以多年对北碑的研习,将魏碑奇崛恣肆、方正厚重的笔法熔铸于行草书中,显得力盖万钧、苍茫大气。同时将篆隶楷草等书体笔法熔于一炉,创作出笔力雄健、大气磅礴的行楷书。黄藩先生对于右任书法的追随,可能一是出自对于右任人格的认同,二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对书法艺术审美从委婉向豪放的追求。观近年来黄藩先生的书法作品,特别是今年春节前的书法台历,可以明显地看出,他在追求正大气象上,有明显的倾向和长足的进步,以传统为主,绝不舍主求次。

  唐人孙过庭云:“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通会之际,人书俱老”。黄藩先生一生读书万卷,寄情书艺,临帖无数,遨游墨海,以德立人,以学养书,优美的书法承载着他为之奋斗的艰涩与成就。人生有涯而书艺无穷,黄藩先生虽年近八十,但精神焕发,笔耕不辍,精神上有书法艺术这门最具有中国特色的传统文化滋养,生活中有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享受着生活的无限乐趣。可谓“通会之际,人书俱老”矣!(张克让 李维君)

( 编辑:网群编辑)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09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