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正文
定西岷县:西北东南辟砚田 精工方欲夺前贤
2017年03月20日 09:40:23
来源: 中国甘肃网-定西新闻网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原标题:定西岷县:西北东南辟砚田 精工方欲夺前贤

    一块顽石,只有经过文化的洗礼,才会放射出人文的光华。文化,就是那根点石成金的魔杖。  ——题记

    西北东南辟砚田 精工方欲夺前贤

    ——岷州博物馆漫步

  岷县,古称岷州,史前为西羌之地。自公元前623年纳入大秦版图,先后置临洮、溢乐县治。西魏大统十年(公元544年)置岷州,经一千多年诸代历史变迁,岷州一直延续至民国二年始改为岷县。

  岷州博物馆位于岷县清水乡清水村,国道306线旁,博物馆为六层仿古建筑,总面积为2862.5平方米,总投资达6000万元人民币。

  馆长刘正军为一“八〇后”青年,生于1983年,刚刚三十岁出头,真可谓后生可畏!

  他透露,博物馆的大门,是从古岷州传统建筑上拆卸下来的构件,经油漆粉刷后重新安装上去的!怎么样?看不出吧?天衣无缝!其实,博物馆从设想到建成,仅用了两年时间。光是木工活,就动用了十多位老木匠,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刘正军还透露,这些民间老艺人,他们的老手艺,多年来被闲置着。但是,修建博物馆,他就要采用这些老手艺,使它们从沉睡中苏醒,重新焕发出传统木工的精彩和光华。

  博物馆根据藏品内容的不同,分为铜铸造展厅、洮砚展厅、史前文明与古陶瓷展厅,以及综合艺术展厅等四个大类。铜铸造厅主要有历代各时期的铜制品,如生产工具、民俗用品、宗教用品、文房用品、艺术品等,特别是流传在岷县的各种铜铸造非物质文化技术及产品。洮砚厅主要展示历代洮砚,特别是近现代洮砚、砚石、各种石材标本及雕刻技艺流程等。史前文明与陶瓷厅主要有历代瓷器和马家窑为代表的彩陶、素陶、战汉灰陶、唐宋陶瓷及以流传在岷州地区代表性极强的灰陶、黑陶等。综合艺术厅主要展示以青铜器为主的兵器、铜镜、佛像、法器及香炉等宗教用品和甘肃地区为主的历代货币等。

  这些文物经过了时光亘古的沉淀,每一件器皿,都经过了刘正军的手,都被赋予了人的体温,都积攒起光阴的厚度,气象不俗。日月星辰,行走在洪荒的时空里,灿若桃花。世间万物都可以遇见苍茫大化承转的机缘,遇见更美好的事物,或自己。

  这其中,尤以二楼的洮砚展厅,最富有岷县地方文化特色。

  据文物专家鉴定,展厅中陈列的160多方砚台,几乎浓缩了一部中国砚台的发展史,是目前陇中地区收藏砚台品类最为丰富齐全,涵盖历史最为悠长的一家非国有博物馆。这其中,尤以中国四大名砚“洮砚”的收藏最具特色。

  说到洮砚,刘正军的话头就有点打不住。2010年7月,岷县被中国文房四宝协会命名为“中国洮砚之乡”。在此之前的2008年6月,洮砚被国务院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洮砚加工技艺已建立了国家、省、市、县四级名录保护体系。

  刘正军说,我是岷县人,洮砚是岷县的特产,收藏、传承和保护洮砚,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谈起刘正军的收藏,还得从头说起。

  初出茅庐

  还在七、八岁上小学的时候,刘正军就对古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常常拿着一枚枚铜钱琢磨半天,就这么小小的一个物件,它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虽然现在弄不清楚,但将来一定要揭开它的神秘面纱!于是,他把大人给的零花钱,多到几元钱,少到五毛钱,都拿来买了小吃,然后从同学们手中换来各式各样的铜钱和古玩。

  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正在上高一的刘正军,从报纸上看到,兰州城隍庙有一家文化艺术品交易市场,这令他激动不已。于是,他想一试身手。从小学时代至今,他已经积攒了不少铜钱、瓷器、香炉等等,可以装满整整一书包。他想试试古玩这个“江湖”的水究竟有多深。

  那是1999年,他身上仅有50元钱。在此之前,他连兰州都没有去过。万一失败,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但是,一切机会可能就是在冒险当中得到的。于是,他只身一人去了兰州。

  初到陌生的大城市,他连方向感都没有了,感觉自己就像一叶孤舟,只能随着海浪起伏而随波逐流。就这样,他走一步,问一步,终于摸到了目的地兰州城隍庙,他被这里琳琅满目的古玩收藏品所震撼!更为幸运的是,刘正军遇到了他生命中的“贵人”,引导他走上古玩收藏之路的恩师,一位60多岁的兰州军区退休干部雷先生。雷先生看到刘正军这个毛头小伙子,一看就知道他“入道”还不久,但还是诚恳地教给他一些古钱币收藏方面的知识,并从刘正军的藏品中挑选了一部分,收购了一些。刘正军一算,这次一共卖了9700元钱!原来他还以为连回家的路费都赚不到,没想到收藏古玩竟有这么大的收获!他大喜过望,信心倍增!从此,刘正军算是正式开始了古玩收藏!

  入门容易,但要在一个行当里混得有头有脸,其实并不像他当初想的那么简单!毕竟他才上了高中一年级,文化程度和高深的古玩收藏相比,还粗浅得很啦!收藏之路是十分坎坷的,尤其是收藏品的鉴定,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几乎寸步难行!尤其是在陌生的大城市生活,一个熟人也没有,更是异常艰难!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再艰难也得坚持下去!

  就这样,刘正军的古玩收藏之路,就在摸爬滚打、曲曲折折和跌跌撞撞中坚持了下来。

  促使刘正军的古玩收藏发生重大转折的,是在2006年的北京之行,那是朋友王雷领着他去的。

  来到北京报国寺文化艺术品交流市场,刘正军真是大开眼界,感受到了中国收藏文化的博大精深!他受到了强烈的震撼!面对浩如烟海的古玩,刘正军感到不知所措!北京,不仅是中国近现代文明的渊薮之地,而且是四海之内高人云集的地方!古玩收藏也是一个源远流长、深奥似海的行业,一旦深入进某一个区域,会感到越钻越深,学无止境!古人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面对数量如此众多的奇珍异宝,面临高深莫测的古玩市场,刘正军又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古玩收藏界有一句行话:宁给一碗饭,不指一条路!因为你给别人指明一条道路,便意味着,在这条路上,你又多了一位竞争对手!

  幸运的是,刘正军又一次得到了“高人”的指点:收藏不能面面俱到,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找到不同于别人的“亮点”!经人这么一指点,刘正军一下子觉得茅塞顿开:这么多年撞入古玩收藏,还只能算是个“机会主义”者,碰到什么收藏什么,根本没有明确的目标,走一步算一步。这样下去怎么行呢?只有先把自己的脉搏号准了,找到方向了,才算是真正的“入门”了!

  于是,刘正军重新调整了思路,把收藏方向确定为文房四宝、宗教用品、古钱币和玉器收藏。

  方向明确了,他就不遗余力地向收藏界的老前辈们请教,以弥补自己在这些方面的不足。

  曾经的刘正军很卑微,卑微到尘埃,现在的刘正军很崇高,是因为他的卑微之铁,经过了时光的锻造和淬火,已激射出光花来。

  收藏洮砚是一种文化情结

  2012年夏天,从江苏来了一行人,大约20多人,开着三、四辆越野车,扛着摄像机,专程来岷县考察洮砚。

  这给了刘正军很大的启示。

  这么一大帮人,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远道而来,直到岷县这个西北高原上,专门考察洮砚,这真有点匪夷所思!洮砚背后,一定有着不被人知的故事!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招来这么多人去关注它、喜爱它,并且收藏、发掘和研究它!

  后来,北京、上海和南京等地的一些收藏界和文化界的朋友,慢慢地给他讲述了一些有关洮砚的故事,这才使他对洮砚有了重要的认识!原来自己身在山中不识宝!产于家乡岷县的洮砚,在历史上竟然受到如此众多的文化人的青睐!自己完全有责任去挖掘洮砚文化!使它在新的时代重新焕发出生命力!

  洮砚,中国“四大名砚”之一,受到历代文人的追捧!刘正军从小学时代就背诵过苏东坡、陆游等人的诗词,原来这些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诗人,还曾经写诗赞美过洮砚!一查,果然如此!

  比如苏东坡就写有《鲁直所惠洮河石砚铭》:

  洗之砺,发金铁。琢而泓,坚密泽。郡洮岷,至中国。弃矛剑,参笔墨。岁丙寅,斗南北。归予者,黄鲁直。

  原来很受苏东坡喜爱的这方“洮河石砚”,竟是黄鲁直赠送给他的。

  再一查,原来“黄鲁直”就是黄庭坚,北宋时期的另一位大文人,和苏东坡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不仅文章诗词写得好,字也写得很好,号称“黄体”,怪不得这么喜爱洮砚!

  而且,黄庭坚还写过多首赞美洮砚的诗歌,如《豫章黄先生文集》:

  久闻岷石鸭头绿,可磨桂溪龙文刀。

  莫嫌文吏不知武,要试饱霜秋兔毫。

  还有《以团茶、洮河绿石砚赠无咎、文潜》:

  洮河绿石含风漪,能淬笔锋利如锥。

  请书元祐开皇极,第八思齐访落诗。

  更有《以古诗谢王仲至惠洮河砺石、黄玉印材》:

  洮砺发剑贯虹日,印章不琢色蒸粟。

  磨砻顽顿印此心,佳人诗赠意坚密。

  佳人鬓雕文字工,藏书万卷胸次同。

  日临天闲豢真龙,新诗得意挟雷风。

  我贫无句当二物,看公倒海取明月。

  通过收藏洮砚,刘正军还学习了不少古诗词的知识。他现在确实有了一丝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习,如果有了雄厚精深的古文化知识,也许搞收藏就不会走这么多的弯路。

  是的!一方洮河石,在没有做成砚台之前,只不过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只有文化,才赋予它蓬勃的生命力!才受到古往今来众多文人的追捧和礼赞!因此,与其说收藏砚台,还不如说是收藏了文化!这就是古玩收藏的魅力!刘正军正是从收藏洮砚开始,深深地感受到了文化的魔力!

  何绍基使用过的松花砚

  砚台,毕竟是文化的产物。

  文房四宝中,“湖笔”产于浙江,“徽墨”、“宣纸”和“歙砚”均出于安徽,“端砚”出自广东,只有“四大名砚”中的“洮砚”,甘肃岷县才算有其一。从古至今,一个地方的名优产品,要让世人广为知晓,必须要满足几个条件:经济发达,交通便利,文化传播。尽管洮砚的品质特佳,受到众多文人的题咏和赞美,但岷县毕竟地处西北偏僻之地,经济不发达,远离文化中心,因此,它的名气,较之其他名砚,就略有逊色。因此,收藏洮砚,也就肩负着扩大洮砚知名度的重任!这也是刘正军收藏洮砚的“初心”!

  而且,砚台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仅仅收藏洮砚是远远不够的。于是,刘正军对于砚台的收藏,就扩大至其他名砚。所以,他的砚台博物馆,几乎可以看作是一部相对完整的中国砚台历史的缩影!

  砚因人而著名,人因砚而生辉。

  在刘正军的砚台博物馆中,就有这样一方砚台,那就是清代著名书法大家何绍基所使用过的一方松花砚!

  在这方砚台的底部,铭刻着两句诗:

  秋声只许高人听,山色惟供静者看。

  落款是:子贞,何绍基。

  通过收藏砚台,刘正军算是重新学习了一些中国古典诗词的课程。

  他看到砚台上雕刻的这两句诗,只觉得很有哲理,颇耐人寻味。

  其实,收藏砚台,还必须通晓中国书法的知识。通过这方砚台,刘正军又一次领略了中国书法的魅力。

  他查阅了有关何绍基的资料。(王长华)

  何绍基(1799-1873),晚清诗人、画家、书法家。字子贞,号东洲,别号东洲居士,晚号蝯叟。湖南道州(今道县)人。道光十六年进士。咸丰初简四川学政,曾典福建等乡试。历主山东泺源、长沙城南书院。通经史,精小学金石碑版,据《大戴记》考证《礼经》。书法初学颜真卿,又融汉魏而自成一家,尤长草书。

  何氏精通金石书画,以书法著称于世,誉为清代第一。初习颜,中年博习南北朝书法,笔法刚健,渐趋老成,笔意纵逸超迈,时有颤笔,醇厚有味;晚年何绍基的书法已臻炉火纯青之境。

  何氏博学多才,尤工于诗,但他的诗名为书名所掩,在晚清宋诗派中他是一位健将。

  啊!原来何绍基不仅是清代大书法家,还是一位大诗人!这方砚台,诗书俱佳!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收藏一方砚台,竟然学到了如此之多的诗词和书法方面的知识,这是刘正军所不敢想象的!古玩收藏,表面上是收藏了一件器物,其实质是了解中国文化的一个侧面!甚至可以说是进入到了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领域!刘正军越来越感受到自己在文化方面的不足!

  “嫩芽香且灵,吾谓草中英”,用郑愚的这句诗概括刘正军的古玩收藏似乎很贴切。收藏之外,刘正军爱好品茶和香道,以及由此衍及的博大浩淼的茶文化、香文化。刘正军说,一杯清茶,常常能使自己浮躁的心平静下来,学会体味和倾听!人在学会宁静时,懂得倾听时,对于尘世中的种种,反而来得心平气和。而香,是空灵和清寂的象征,所代表的是一门玄妙深远的学问,在有形无形的香气中,可以使人嗅觉舒畅,心旷神怡,尘虑尽消,浑然忘我。多年的收藏生涯,每到思维受阻,拿捏不定之时,点一炷沉香,心领神会,尺席之间,五感澄明。一枚钱币,一方洮砚,一件瓷器,一尊青铜,在一缕缕香的神韵里,刘正军以独有的沉静、成熟和优雅,让自己的心灵有了归属感,也一次次有了方向感。

  把“岷州民俗文化村”打造成金色名片

  世上的许多事都是一环套一环的。

  通过兴办博物馆,刘正军发现了厚重的古岷州文化在当代可开发利用的重大价值。

  刘正军的祖辈传承了一门很古老的手艺——铜铸造,刘正军就是在祖父、父亲做铜器手工艺品的环境中长大的。从小,他就学着给大人们帮忙,什么翻砂、冶炼等工艺,他非常熟悉。一件件铜钟、铜锅、香炉、火盆等生活用品和宗教用品,在长辈们灵巧的手下,很快就做成了,而且栩栩如生,精巧动人。

  除了洮砚、铜器,岷县还保存了很多传统的民俗生活用品,如灰陶、剪纸、皮影、木雕、竹编、黄酒、点心、当归……

  这些东西,并没有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而逐渐远离人们的生活,反之,有些东西还有在新的时代下发扬光大的趋势。如“岷县点心”和“岷县当归”,就是两种知名度和美誉度都很高的品牌,越来越受到现代人的喜爱,开发利用的价值很高。

  刘正军的家乡就在岷县清水乡,这里距县城仅有15公里,历史悠久,文化发达,自然灾害少,环境优美,适应人居。从宋代开始,这里就出了不少文化人和商人。在岷县有这样的说法,岷县的文化在西川,就在清水。如果说岷县是个县的话,清水就是一个省。

  清水地处洮岷古道,在明清和民国时期,集市贸易就非常发达,出现了一些大户人家,留下了一些很有特色的古代建筑,如清水关帝庙,至今保存完好,院落井然。

  想当年,许多藏区群众,就是不远千里,步行着来到清水,从这里购买生活用品,其中不少就是铜铸造品。而清水的铜器,也就随着和藏族同胞的马匹和牛羊的交易,传播向更加广袤的藏族地区。

  而且,和清水乡隔着一条洮河,就是远近闻名的“岷州会议纪念馆”,红色文化的旅游资源非常丰富。

  再说,兰渝铁路已经通车,兰海高速渭源至武都段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着。岷县,这一甘青地区通往巴蜀地区的通衢大道,它的交通优势地位在经过多年的沉寂之后,又一次凸显出来!

  还有,岷县海拔高,气候凉爽,有河流、山地、森林、草原,地形多样,环境优美,空气质量优良,是夏季不可多得的避暑胜地!

  正是看准了岷县不可多得的自然和人文优势,刘正军才要兴办“岷州民俗文化村”!这是他继“岷州博物馆”之后的又一重大项目!他要把“岷州民俗文化村”打造成一张宣传和推介岷州文化的“金色名片”!

  “岷州民俗文化村”将传统文化、乡村旅游、中医养生、生态农业融为一体,充分展示岷州特色文化,以休闲、旅游、观光、购物等方式,让外界更好地认识岷州,同时有效地带动岷县地区的经济发展。

  这个项目已列入岷县“十三五规划”。

  刘正军描绘了这个项目的前景:规划中的“岷州民俗文化村”,将岷州博物馆、岷州古宅文化村和岷州生态农业产业园连接成三点一线,沿洮河而建。沿途风景优美,国道306线贯穿而过,沿线分布着清水传统古建筑老民居、200多户传统工艺铸造户,又与三十里铺红军“岷州会议纪念馆”隔河相望,还与岷县附近旅游景点如宕昌官鹅沟、迭部扎尕那、卓尼大峪沟等遥相呼应,能够将周边的旅游资源整合在一起,从而有效推动岷县旅游业的快速发展。

  或许刘正军创建的岷州博物馆和即将筹建的岷州民俗文化村,正在无意间做着一件承前启后的事情。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我们感念远道行旅的坎坷,但我们更期待“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的未来!

  文末,录赵朴初先生之诗,与刘正军共勉:

  风漪分得洮州绿,坚似青铜润如玉。

  故人万里意殷勤,胜我荒斋九年蓄。

  西北东南辟砚田,精工方欲夺前贤。

  看教墨海翻澜处,喷薄风雷震大千。

( 编辑:信江)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71120656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