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正文
千年“陇上窑” 平凉华亭高镇村的窑头往事(图)
2017年02月23日 11:42:18
来源: 中国甘肃网-平凉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原标题:探寻平凉华亭县安口镇高镇村: 古韵浓郁世外“陶”源(图)

  提起华亭县安口镇高镇村,可能一些人不知道,而它的另一个名字——窑头镇,却在平凉家喻户晓。

  作为安口窑陶瓷文化元素最为鲜明、陶瓷工匠最为集中、陶瓷工艺最负盛名的古村落,高镇村日前毫无悬念地进入了国家住建部等7部门列入的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尽管从行政上来说,“窑头镇”的称号早已被“高镇村”所替代,但是对于大多数当地人来说,“窑头镇”依然有着独特的意义。曾经的村民以窑为业,以窑为生,“窑头镇”的名号也因“窑”而演变而来。

  朝阳升起,洒向这里的每一座饱经沧桑的民居,每一条藏着故事的巷道。古村民居依山排布,层层叠叠,错落有致。房子大多是平顶的,可以用来晾晒瓷坯,充满独特的韵味。陶瓷罐罐在这里随处可见,它们或被砌成院墙,或被他用,成为一道迷人的风景。遗存于世的座座古窑,傲立于古村,像一曲悠扬的古风情韵,诉说着这里曾经“窑”火不断的繁华。洒有碎瓷片的土路在一家一户的罐罐院墙的包裹中曲折蜿蜒,徜徉于此,仿佛走进了一个尘封久远的记忆。

  透过历史的烟尘,我们很难想象,百年前,在这里,星罗棋布的窑炉的火光彻夜不息,千百位窑工汗流浃背劳碌于窑场,万千陶器云集,车来人往,这是怎样一幅繁华盛景。

用瓷缸磊成的院墙和墙基。

  高镇村背靠冉家山,面朝南川河,东到风台山,山嘴下面,有从华亭县城经石堡子奔腾而来的汭河。

  安口陶瓷文化学者范显广说,安口窑头镇是安口窑的前身,以众多瓷窑产出的精美实惠瓷器闻名于世。从宋代以来就是名闻中华的“陇上窑”。

  千年窑火,犹如凤凰涅槃,催生出安口陶瓷文化的绚烂。

  据甘肃省档案馆保存的民国时期的《甘肃省轻工业调查表》统计,在安口窑经营陶瓷的厂家及店铺就有142家,瓷窑50多座,从业人员3000多人。那时安口窑炉火昼夜不息,尤其是窑头镇的炉火,映红了安口的天空。

甘肃省安口窑陶瓷非遗传人:88岁的范通儒。

范通儒老人拿着一只1961年自己制作留用的水杯。

  如今,这些记忆,只存在于村里的老人和那些历经了百年风雨的罐罐墙里。现在的高镇村,充满了落寞与伤感。

  上世纪50年代,公私合营的陶瓷厂彻底淘汰了瓷窑烧制工艺,修建在高镇村的大量瓷窑被废弃。

  幸运保存下来的古窑,星罗棋布地分散于古村的各个角落之中,由于缺乏相应的修缮保护,不少古窑已经杂草丛生。

一家大门上新贴着红色的福字。

  除了古窑消失之外,昔日香火鼎盛的窑神庙、关帝庙已无人前来,日渐破败,越来越多的民居更面临着破损坍塌的危机。“房子没人住,可不就塌了。”88岁的范通儒老人坐在自家的堂屋外,无奈地摇摇头。村里的很多人搬走了,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老人。这些老人,多是制瓷艺人,他们舍不得离开这个与他们生命相连的地方。

  范通儒是甘肃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安口窑陶瓷制作传承人。他的家族是名符其实的陶瓷世家,四代有22人在陶瓷行业工作。1920年,范通儒的父亲从老家河南省安阳市,辗转至安口窑办起了自家的陶瓷作坊。范通儒从华亭县中学毕业后,跟着父亲学制瓷手艺。1958年,他在公私合营时进入安口陶瓷厂,一直在注浆车间工作。是雕塑、制母、配料、兑釉、注浆、书写、绘画、烧成、烤花、紫砂、琉璃等技艺的多面手。

窑神庙标志着高镇村与瓷窑的不解之缘。

  注浆细瓷粉彩大瓷碗、猫头酒壶、紫砂刻花双耳天球瓶……摩挲着他的这些上世纪60年代初创作的十几件作品,范通儒的表情是喜悦的,他把它们一一拿在手里,让我们看。欣赏与烈焰共舞过的陶瓷,本身就是一次对生命存在的重新解读,那笔墨流淌出的花鸟虫鱼、篆隶草楷,接受了窑火最为酣畅的烧铸,如水墨一般在陶身瓷体上游走,或浓或淡、若隐若现的身影,承载了一种生命对另一种生命的寄托与热望。“这一辈子制做的瓷器多到无法统计,留下了这点,也是给自己留个念想。”范通儒轻叹道。

  蹒跚走在村道上的目光浑浊又似有所盼的老人,心头都藏着一段悠悠的窑头往事。

  85岁的高生杰是泾川人,17岁时到高镇村来学艺。至今他依然记得瓷窑点火时的景象:“窑头喊一声点火,轰一声,有时候那火龙一下就从烟囱里蹿出来,紧接着黑烟也冒出来。”

居住在村里的85岁陶瓷厂老职工高生杰。

  “开采靠人工镢头錾,运输靠畜驮人背肩挑担,加工靠畜拉碌碡碾,成型靠手捏人搅石轮转,直焰窑烧瓷费力费煤炭。”高生杰讲的一段顺口溜,道尽了传统制瓷工艺的艰难。“制作一件陶器,采料、配制、制泥、制模、成型、修坯、干燥、再修坯、施釉、装饰、烘干、装窑、烧窑、开窑、分检等等程序必不可少。只有经历这样的过程,才能获得一个完整的陶瓷工艺品。”高生杰说。

  无论是一个碗,还是一个罐,都在有条不紊的,不慌不忙的在旋转、揉捏、阴干、火烧中诞生,这是高镇村艺人们的生活。

原陶瓷厂职工潘应太一家站在自己曾经烧花盆的窑前。

  58岁的潘应太祖上与朱家、车家并列为窑头镇的陶瓷大商。家道最盛时家有4口窑,一口窑一月的收入高达3000大洋。“那时我还小,记得家里的炉火黑明昼夜地旺着。”潘应太说。因为家境殷实,家里先后还出了几个复旦大学的高材生。后来,潘应太进入安口陶瓷厂工作,买断工龄后回到高镇村自己修了一座圆窑,想烧些花盆维持生计,因为交通制约,烧好的花盆拉不下山,换不了钱,烧制瓷器的活计就此搁浅。“喜欢这活,但干不成啦!”潘应太笑道,神情淡然,看不见遗憾。

  高镇村的老人,是把一生交给瓷器的人。如果没有瓷器,他们的人生就是不完整的。镶嵌在高镇村墙头的瓷器带着温和安静的气质,深深融合进高镇村人的品性:心,安静,气,平和。

  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到高镇村参观拍摄,关于窑文化的记忆又重新复苏,被能人发觉,为后人所念。“这也让我们意识到,必须把这个村子保护下来,让更多的人看到它。”安口镇镇政府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据介绍,安口镇已与省建筑设计院签订保护规划协议,依据安口镇中心镇核心区总体规划设计,将按照修旧如旧、还原历史、科学规划、分步实施的原则,对高镇古村落进行提升发展,总体规划思路为“一心三巷四基地”:即以高镇村良子社留存的古窑为中心,打造民俗小吃一条巷、民俗客栈一条巷、民俗商贸一条巷,规划建设陶瓷文化历史展示基地、写生影视创作基地、陶艺制作基地、农事体验基地。

    “我们的目标是,把这里建成集文化体验、度假休闲、生态观光、农家体验为一体的陇东生态文化旅游第一村。”安口镇镇政府负责人说。

    陶艺文化,源远流长。遥想苏子当年,一壶好茶,三五好友,坐而论道,对墨挥毫,文人的雅致生活被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今,生活在物质社会的现代人,更渴盼这种境界的回归。

    而这种回归,也许,就是从一杯茶、一把壶开始。

    而这种回归,也将促使高镇村瓷窑内的炉膛火焰重新燃起,让陶瓷历史在这里绵延永续……

    记者 柳娜 辛亚伟/文 杨昕/图

( 编辑:信江)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71120516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