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正文
从苏东坡诗句说天水“下”字的方音
2017年01月17日 09:49:55
来源: 中国甘肃网-天天天水网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原标题:从苏东坡诗句说天水“下”字的方音

  苏轼(东坡)是我国历史上的文学巨匠,他曾说过:“人之至乐,莫若身无病而心无忧。”,这种豁达的胸怀,是其醒悟人生、超凡脱俗本性的流露,如此,方才成就了其为旷世的一代文豪大家。林语堂先生曾精辟地指出:“(苏轼)他留给我们的,是他那心灵的喜悦,是他那思想的快乐,这才是万古不朽的。”(林语堂《苏东坡传》)。所以,苏轼一生创作了无数绝妙诗篇,同时,此公兴之所至,也写了一些兴味盎然地戏谑游戏之作,比如双声诗,即口吃诗,类似于现代的绕口令,也是颇具情趣的。

  苏轼的双声诗中,有一诗句的读音,居然可以与天水对“下”字的地方读音链接映证,实为幸事!

  当年,苏轼谪居黄州(公元1080年2月—1084年4月),期间优游武昌西山时,留下的双声题句有:“皓鹤下浴红荷湖”之句。清·赵翼曰﹕“使口吃者读之,必至满堂喷饭。而坡游戏及之,可想见其风趣涌发,忍俊不禁也。”(赵翼《瓯北诗话》卷5);国学大师梁启超先生指出:此句“用广东话读起来,都是h发音,煞是可笑。当时以此作游戏,可见其发音必同一。用现在北京话读,便是好几个字不同发音了。某种音某时失掉,从这些地方都可以看得出来。”(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显然,此句所有七个字的发音必同一,也就是其声母当应均为“h”,而其中的“下”字,其声母必然也应是“h”,而不是“x”,这样,“下”字的读音就不是普通话的音读“xia”(读如‘夏’),而应是“ha”(读如‘哈’的去声)了。 毋庸置疑,“下”字音读为“ha”,当可断定是诗人苏轼所处的宋代彼时的本字读音。再考诸典籍,早于宋代的唐人孙愐,在其所著《唐韵》一书中,对“下”字就标音“胡雅切”;宋代及以后的典籍,如:宋·丁度等《集韵》、元·黄公度《韵会》、明·乐韶凤等《正韵》诸籍,均对“下”字标音为“亥雅切”。无论“胡雅切”或“亥雅切”,对应现代标音,就是“ha”,如此音读,显然是“下”字的古代读音。至今,在粤语中还传承着这种读音。

  无巧不成文。至今,在天水的方音中,对“下”字的一些义域界定中也读音为“ha”(读如‘哈’的去声),择其要,仅举其例:

  ⑴目视低处的标的﹕如,往下看。⑵次序或时间在后的:如,下半年。⑶用在数目字后面、表示方面或方位:如,俩下里都同意。⑷由高处到低处:如,下山;坐下。⑸退场:如,下场。⑹卸除、拿到:如,取下。⑺退让:如,相持不下。⑻到规定时间结束日常工作或学习:如,下班了。⑼用于动作的次数:如,钟打了三下。⑽表示本领、技能:如,他真有两下子。⑾下颌的通称:如,下巴子。如此等等,恕不多列。

  上述所举苏东坡双声题句中的“下”字音读(当然也与现代粤语中对“下”的读音)是完全契合的,故尔,足证天水方言中“下”字读为“ha”的音读,绝非是呕哑嘲哳的村读俗音,恰恰是宋代读音的传承!梁启超先生说“某种音某时失掉”,但是,天水的方音里,却留下了古音的雪泥鸿爪,一地一方的文化底蕴,于此一斑可窥。

  需要提及的是,与“下”字声读相同或相近的一些字,其读音也在天水的音读中出现了同一情况,例如:⑴瞎,天水方音不读xia,而读为ha,如,瞎眼了。⑵吓,天水方音不读xia,而读为ha,如,吓了一跳。殆非有其声读系统规律!

  还需要注意的是,在有些义域界定中,“下”字在天水的音读却读为xia,而不读为ha。例如:天水地方把用作从水井中曳水(即打水、汲水)的木质桶具,名之曰“下井”;煮面条,叫下饭;等等。这里的“下”,读音为xia,与现代标准音相同,而绝不读为ha。

  再者,在有些古籍中,如:《诗经·召南·采苹》﹕“于以奠之,宗室牗下。”句中的“下”,唐·陆德明《释文》标音为如“户”音;《楚辞·九歌·湘君》篇﹕“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中的“下”,宋·朱熹《楚辞集注》也标音为如“户”音;曹丕《寡妇赋》﹕“风至兮清厉,阴云曀兮雨未下。”句中的“下”,前人又标音为如“贺”音,如此等等。探其因,其声母却均为“h”,这兴许是“下”读“ha”的声转,或出于为了整篇诗文的叶韵,仅此附提,不做赘述,俟继而寻究!(作者 张广成)

( 编辑:信江)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71120326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