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古龟兹人眼中的天空
2016年10月10日 17:42:51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中秋佳节将至,又到了望月怀远的日子。当你仰望天空,看着月亮和漫天的繁星,你知道你看到的是距离地球最远达几十亿光年的星球,它们和太阳一样都是宇宙天体;你知道地球绕太阳公转,而月球是绕地球运行的一颗卫星。你或许还会想到星系、星云。但当古人仰望星空之时,他们的心理与今人是不同的,他们的世界观、宇宙观反映了当时的文化背景,也体现为古人眼中的天空。

  克孜尔第38窟主室券顶“天相图”

  在古龟兹人看来,天空中最亮的星体,一为太阳,一为月亮,前者照亮了白天,后者给黑夜带来光明。古人认为月亮才是星空中最巨大的星体,因此星星围绕着月亮,“众星拱月”。在古人眼中,月亮上也绝不是没有生命的。月亮的圆缺充满了生命的活力,作为夜空中最明亮、最硕大的发光体,月亮在古时是人类普遍的崇拜对象,并成为原始神话和传说中永恒的主题,从而出现了月神,以及中国人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等。在中外古代文明中,月亮还都和兔子有着一定的联系。古龟兹人眼中的月亮,同样住着一只仙兔。

  克孜尔新1窟后室券顶“月中兔”

  古龟兹人眼中的天空、宇宙,集中反映在龟兹石窟中心柱窟主室券顶中脊的“天相图”里。“天相图”位于券顶两侧菱形山峦的夹峙中,在洞窟的最高处,呈带状,往往一端画日,一端画月,表现日月的运行,月亮中常绘有一只白色的兔子,包裹于圆形阴影内。“天相图”中还常画出呼风唤雨的雨神,以云层中吞吐砂石的蛇来表现;风神则裸露身体,双手持布,头发竖起,布帛随风蓬起,展现了风的力量;神秘的金翅鸟翱翔于天际,口中衔蛇,蛇身在躯体中央缠结;天空中还有许多圣人御空飞行,展现着令人惊叹的神通力,他们托钵、持杖,一副云游世间的模样,全身画出波浪形的火焰或水流,这是达到解脱后“身出水火”的神变;另外还有飞行的大雁、骑鹅的比丘等。

  克孜尔新1窟左甬道券顶“雨神”

  克孜尔第38窟主室券顶“风神”

  “天相图”展现了龟兹作为东西文化交流驿站的特点。“月中有兔”的传说,见于《楚辞·天问》:“夜光何德,死则又育?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白兔”在汉文化中是一种祥瑞,而龟兹的“月中兔”也是纯净的白色;持布的风神可追溯至古希腊。如果你看过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油画《维纳斯的诞生》,可知在女神右侧有一位口中吐气、身披蓝布的神灵,这就是希腊文化中的风神。随着丝绸之路的开辟、繁荣,希腊风神渐传至中亚,变成了双手持巾的奔跑者,到了新疆龟兹地区之后,则变成了包裹于云雾中、持布蓬起的形象;“天相图”中的日月,也常以人格化的形式表现,可见一位武士端坐车中,一手高举,一手叉腰,身后三角状的衣饰飘扬,威风凛凛,其身后绘圆形光背,内绘放射状光线,展现了日月光明普照大地的景象。在希腊神话中,太阳神阿波罗也是以马拉战车的形象出现的,但阿波罗身着长袍,龟兹武士所着之盔甲样式,则颇似波斯萨珊时代的风格。龟兹日月神的造型,无疑展现了多种文明的交汇;再来看看那些神奇的双头金翅鸟,据学者研究,双头鹰形象最早见于公元前十八世纪西亚赫梯人的一枚印章上,后来广泛见于欧亚各族的图像之中,在今天则成了欧洲诸多国家的徽章。金翅鸟在龟兹“天相图”中则是作为佛教护法神出现的,它以蛇为食,象征吞灭了世间的苦恼、欲望。

  森木塞姆第31窟主室券顶”月天”

  克孜尔第198A窟券顶”黄道十二宫”

  古龟兹人还有星座的观念。在克孜尔第一九八A窟券顶有一副特殊的“天相图”,绘出羊、牛和双人,后部画面残失。国外学者认为画面表现的是“黄道十二宫”,羊对应“白羊座”,牛对应“金牛座”,双人则对应为“双子座”。这种类型的“天相图”在克孜尔石窟中仅此一例。十二星座思想源自古巴比伦文化,在巴比伦记录占星术的泥板中,就有关于十二星座与十二月份的排列记录。

  库木吐喇窟群区第12窟主室券顶的莲花和千佛

  到了唐代安西都护府时期,由于大量汉族官兵、僧俗入驻龟兹,传统的“天相图”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汉人素来崇拜西方净土,念诵阿弥陀佛、礼拜观音大士,渴望以此往生佛国世界,而彼岸的净土与此岸的“秽土”不同,那里充满着如车轮般大小、色彩各异的神奇莲花,人们都是在莲花中化生的,因此莲花在佛教中象征着光明和生命的诞生,象征着净土世界的美好。于是,龟兹汉人所开凿的洞窟,窟顶长条形的“天相图”被置换成了朵朵圆形莲花,反映了汉人的净土信仰。在汉文化的影响下,龟兹传统风格的克孜尔第二二九窟券顶,还出现了绘出云气纹的“天相图”。

  克孜尔第38窟主室券顶的月亮

  从龟兹壁画中可以窥见,古人对天空、宇宙的理解,是建立在其特殊的文化心理背景之上的。他们眼中的天空,有一种宗教式的神秘。正如在日月运行的大背景下,古龟兹人以飞行的圣者、风神、雨神、金翅鸟等来装点天空,在洞窟的最高处——象征天空的位置——构造了特殊的“天相图”,表达着他们对天空的理解与想象。

( 编辑:陈杨)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53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