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牛浩东油画创作回望
2016年05月05日 17:05:02
来源: 新华陇上书画频道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积跬步,以致千里

一一牛浩东油画创作回望

    3月20日,"丝路新晖"牛浩东个人油画展在北京新华书画院开展,看着展出的40余幅作品,特别是去年创作的"印象敦煌"、"古塞朝晖"、"星空下的祁连山"、"黄河石林"等,独立艺术家野雪评论说,自上次展览后,有几年没看浩东的画了,今天看到这些作品,很受感动,与前些年相比,浩东的进步可以说是质的变化、质的飞跃。这个评价,不只是对浩东进步的肯定,在一个层面上,也是对他创作之路的回望。

    浩东2011年大学毕业后定居北京,开始了他的职业油画创作。2012年10月在野雪的鼎力支持下,在宋庄举办了个人油画展"第一个季节",从那个展览到这个展览,不经意已经过去5年时间了,这5年,浩东确实以看得见的方式在进步,在提升。

    "第一个季节"展出的作品,是浩东2011年到2012年上半年创作的作品,反映的是他从学生向一名职业油画作者转变的过程,从学院派的创作路子,转向以印象派和后印象派为主的研究和探索的过程,价值在于他很快就跳出了程式化僵硬化的方法和理念,找到了适合自己情感表达的创作路径。看他的那些作品,他不再拘泥于物象的细致描摹,不再注重形的塑造和物理空间的构建,而是以灵动的笔触、飘逸的线条、富于变化的色点,以及充满张力、极其丰富的色彩,展示斑斓的物质世界,纯净的心灵空间,达观的精神追求。尽管有很多的稚嫩,有很多模仿的痕迹,但更可见他的探索,他的独立思考,比如对点彩方法的学习和运用,他不是用色彩并置的原理,而是借用点,追求画面的灵动与变化。再如他对光的把握,不是像印象派那样追求和表现光的物质性客观性,也没有如后印象派那样过份强调主观性和内心化,而是主客观兼顾,在自然光的基础上,注入自己的情感需要,表现符合他情感的自然光色。

    这样的探索,在大地系列和陇中系列作品中,有明显的变化。陇中系列,浩东的色彩更加大胆和奔放,大色块的使用,近乎原色的运用,一方面是表现陇中特殊的自然风光和人文的需要,另一方面则是他对光色感觉更深层次的体验和尝试。看陇中系列作品,色彩的强烈和表现出来的光的质感,透着浩东对光色的特殊的理解和把握,既是陇中特有的原始与纯净的表达,又反映了他内心情感的透彻与甘洌。当然,仔细分析这些作品,我们也会发现技法上的一些生涩和粗陋,但是,恰恰这些都是他自己的东西了,无疑,这是一种进步,是值得肯定的。

    2013年,浩东在上海博物馆看了该馆主办的从巴比松到印象派“克拉克艺术馆藏法国绘画精品展” ,在这个展览上,他见到了莫奈等印象派大师的原作,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看他们的真迹原作,被深深吸引。他二进展厅,曾站在莫奈的一幅作品前,足足看了40分钟。这是与大师心灵交汇的时刻,他感受到了莫奈的气息,感觉到了深藏在作品中的力量,体会到了这位大师对艺术的理解与表达。后来浩东回忆道,站在那里,他才知道为什么印象派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他才明白印象派是怎么样一种艺术,太伟大了。他说,当时他有一种要哭的感觉。

    浩东早就想这样近距离学习印象派尤其是莫奈了,在这之前已决定去法国游学的,规划在法国待上3个月,到奥赛美术馆、莫奈博物馆和卢浮宫参观学习。他的公司也鼎力支持。但是,签证没有通过,法兰西共和国的门神们拒绝了这个满怀渴望的求学者。

    上海参观之后,浩东埋头创作五彩祁连系列。这批作品,在光色的理解和运用上,趋向精细,如雪映丹霞,天空的色彩变化细腻而繁复,雪山的冷暖互补合理而和谐,前景中红色与灰黑色的变化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再如红色的丹霞,丹霞的色彩,因距离和光线的作用而呈现递进变化,由红而至粉,其中的配色,至为协调,使强烈的色彩表现出沉稳适宜的感觉。应该说,这是浩东油画创作的又一个标段。

    2014年9月"有您相伴"展览中,浩东展出了五彩祁连系列,大受欢迎。之后到2015年底,浩东的创作围绕丝路古道展开。这批作品,浩东的探索又向前进了一步,如黄河石林系列,我们注意到,在造型结构上他关照了物象的形式美感,形成了一种新的风貌,在光影色彩上,一方面注意了色彩的饱和性和柔和度,另一方面,在对比中寻找变化,形成更加独特的情感体验,赋予石林以生命的活力与动感,每一幅作品的构思都存机巧,很好地营造出了黄河石林厚重、高贵与静穆的品格。看这批作品,浩东的表达比较独立和自主,基本上看不到模仿的痕迹了,他似乎完成了对印象主义的学习借鉴,进入了以自我表现为主的新的阶段。

    

    当然,画是一名职业创作者一生的事情,学习和丰富自已是毕生的事业,要学的也非常之多,即使如印象主义,绝非研学这么一段时间就可全得,其实,浩东所得也只是点滴,但可以看到的是,他这几年的努力,就是这样一种发展: 一点一滴地累积,一点一点地进步。(寒江雪)

    

( 编辑:陈杨)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810884